点击查询图书关键字
按作者 按书名 按出版社 按分类


系统使用说明
 

   
您现在的位置: 东方学院网站 >> 图书馆 >> 首页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告诉我最蓝最蓝的是哪一片天空?
  

       当我们的脚印都消失了南极企鹅说

  是抚平雪地的那一片天空。

  最蓝最蓝的天空溶在北冰洋的风浪里。

  鳐鱼这么说鲸鱼也这么说

  天空是浸蓝了的水草浸蓝了

  遗落在那里的眼泪的天空。

  在东方的草原每一株月桂每一株

  面包树都隔着永不相见的距离;

  花果落了每一株还是怀抱着

  最浓最浓的思念攀向最蓝最蓝的天空。

  我问你最蓝最蓝的是企鹅的天空?

  鲸鱼的天空还是面包树的天空?

  你却回答:那里离鹰鹫最近离烦愁最远;

  是你童年的天空是笼盖西藏的天空。

  都过去了年轻的岁月以为

  所有的离别都只为了重逢;

  当我靠近你最后一次靠近你

  在我心里我说也有过一片最蓝的天空

  因为你那年天很高;树绿得葱茏

        一 九八六年,我们保中女子中学的排球队一行八人,由教练老文康率领,到泰国集训。我在芭提雅第一次看到面包树,树高三十多公尺,会  开出雄花和雌花。雌花的形状象一颗圆形的钮扣,它会渐渐长大,最后长成像人头一样的大小,外表粗糙,里面塞满了像生面包一样的果肉。将这种果实烤来吃,味 道跟烤面包非常相似。那个时候,我没有想过,我是一个既想要面包,也想要爱情的女人。 八六年,我读中七。我和朱迪之、沈光蕙是在中二那一年加入排球队的,我们被球队那套红白间条制服迷死了!而且五十岁的老文康教练在学校非常有势力,他喜欢 挑选样貌娟好的女孩加入排球队。当时能够成为排球队队员,是一份荣誉。 跟我们同时加入球队的,有韦丽丽、乐姬、宋小绵、叶青荷和刘欣平。韦丽丽是一个例外--她长得不漂亮,健硕黝黑,头发干硬浓密卷曲,活脱脱象一块茶饼。中 二那年她已经身高五尺七寸,后来更增到五尺十一寸,她那两条腿,粗壮得象两只象拔。她是天生的球员,老文康找不到拒绝她的理由。 乐姬是校花。她的确美得令人目眩,尤其穿起排球裤,那两条粉雕玉琢的美腿,真叫人妒忌!也许因此,她对人很冷漠。 我叫程韵。 在保中七年,我们没有见过什么好男人。连最需要体力的排球队教练,都已经五十岁,其他男教师,更是不堪入目。 朱迪之比我早熟。她喜欢学校泳池新来的救生员邓初发,他有八块腹肌和一身古铜色皮肤,二十岁,听说从南丫岛出来。 为了亲近他,迪之天天放学后都拉着我陪她去游泳。 为了吸引邓初发的注意力,迪之买了一件非常暴露的泳衣。穿上那件泳衣,会让人看到乳沟--如果主人胸部丰满的话。可惜,读中二的迪之,才十四岁,还未发 育,穿上那件泳衣后,我只看到她胸前的一排肋骨。那个时候,我们几个女孩都是平胸的,除了韦丽丽。她发育得早,身高五尺七寸,曲线也比较突出,她又不戴胸 围,打球的时候,一双乳房晃动得很厉害。我猜想她不大喜欢自己的乳房,所以常常驼背。我和迪之、光蕙、小绵、青荷、欣平私底下讨论过一次,我们不希望乳房 太大,那会妨碍我们打球。 到了冬天,学校泳池暂时关闭,邓初发放寒假。我不用再陪迪之在乍暖还寒的十月底游泳,暗暗叫好。迪之虽然有点失落,却很快复原。少女的暗恋,可以是很漫长 的。 那个寒假,发生了一件大事。宋小绵在上英文课时,第一次月经来了。她把浅蓝色的校服弄得一片血红,尴尬得大哭起来。她们说,她第一次就来这么多,有点不正 常。第一次通常只来很少量。这件事很快传开,小绵尴尬得两天没有上课。 「我希望我的月经不要那么快来。每个月有几天都要在两腿间夹着一块东西,很麻烦!」我说。 「听说月经来了,就开始发育。」迪之倒是渴望这一天,一旦发育,她便名正言顺恋爱。 终於,来了! 迪之在上历史课的时候,发觉自己的第一次月事来了,乍惊还喜地告诉我。当天正是星期三,放学后要到排球队练习,迪之到总务处借了卫生巾,又大又厚,非常不 自在。我暗里庆幸自己的麻烦还没有到。怎知道在更衣室沐浴时,我的第一次月事也来了。 「程韵来月经啦!」迪之在更衣室高呼。我难堪死了!迪之常说,我们是在同一天成为女人的。也许因为这个缘故,后来我们曾经误会对方,也能够和好如初。 我和迪之住在同一条街,父母都不大理我们。月事第一次来的晚上,我们一起去买生平第一包卫生巾。那时是一九八一年,超级市场不及现在普遍,买卫生巾要到药 房。药房里都是男人,有些女人很大方地叫出卫生巾的牌子,但我鼓不起勇气向一个男人要卫生巾,迪之也是。那天晚上,我们在药房附近徘徊了两个多小时,药房 差不多要关门了,我们才硬着头皮进去买卫生巾。由于「飘然」卫生巾的电视广告卖得最多,我们选了「飘然」。后来,又轮到沈光蕙。到暑假前,青荷、欣平、乐 姬都有月事。这时,韦丽丽才告诉我们: 「我小学六年级已来了!」 我们目瞪口呆,小学六年级就来?真是难以想象! 听说现在的女孩子,六年级来月经并不稀奇。有些女孩十二岁已经有性生活。我们十四岁才有月经的这一代,也许因此比她们保守,仍执迷于与爱并存的性。 后来,我和迪之都有勇气自己去买卫生巾。许多许多年后,迪之还可以叫男朋友去替她买卫生巾。但,我不会。我看不起肯替我买卫生巾的男人。 朱迪之说得对,女孩子的第一次月事来了,身体便开始发育。每次练习结束后,我们躲在体育馆的更衣室里,讨论大家的发育情况。 「我将来一定是平胸的,我妈妈也是平胸的。」小绵有点无奈。 「我喜欢平胸!平胸有性格,穿衣服好看。」青荷说。 青荷是富家女,住在跑马地,父亲是建筑商。她的家有两层高,单单是那个平台,也比我们的体育馆大。她是家中幺女,两个姐姐在美国读书,父母最疼她。我们参 观过她的衣柜,衣服多得不得了,全是连卡佛的(是一九八一年的连卡佛!)。如果拥有这几个衣柜的衣服,我也愿意平胸。 「平胸有什么好?」沈光蕙揶揄她。 光蕙对青荷一直有点妒忌。青荷家里的女佣每天中午由司机驾着酒红色的平治送午饭来给她,我和迪之时常老实不客气要吃青荷的午餐,只有光蕙从来不吃。 刘欣平家里也有女佣,但气派就不及青荷了。欣平的母亲余惠珠是学校的中文老师,父亲是政府医院的医生,家住天后庙道。 那时候,我不知道,我们虽然是好同学,却有很大的距离。光蕙不喜欢青荷,也许是她对这种距离,比我敏感。数年前,有一个男人追她,人不错,她就是不喜欢。 后来我才知道,他住在屯门。对她来说,嫁去屯门太不光彩,最低限度,也要嫁入跑马地! 宋小绵长得比较瘦小,八百多度近视,除了打排球时显得非常勇猛,其余时间都很斯文。 她父母在西营盆经营一间云吞面店。 小绵的父母都很沉默,尤其她母亲,是个很干净骨子的女人。她很会为儿女安排生活和朋友。我看得出她最喜欢小绵跟青荷和欣平来往,她很想把自己的女儿推向上 层社会。 韦丽丽住在铜锣湾,我上过她的家多次。一次,她母亲刚好回来,我简直不相信那是她的母亲。韦丽丽的母亲长得年轻漂亮,衣着摩登,她有一头浓密的曲发,丽丽 的头发也是遗传自她,但丽丽的象一块茶饼,她却象芭比娃娃。她和丽丽同样拥有高佻身段,笑容灿烂迷人。 我从来没有见过丽丽的父亲。怎么说呢?她的家,当时是连一点男人的痕迹都没有的。没有父母亲合照,没有全家福,没有男人拖鞋。浴室里,也没有属于男人的东 西。 夏天来了,泳池开放,邓初发也回来了。朱迪之再次穿起那件性感的泳衣,已不是露出一排肋骨,而是露出深陷的乳沟。 我不明白迪之为什么会看上邓初发,他不过泳术很出色而已,而且据说是两届渡海泳冠军。 「他的蝶式游得很好。」迪之说。 「喜欢一个男人,就因为他的蝶式游得好?」我惊叹。 「就是这么简单,爱情何需太复杂呢?」迪之说。 「我认为爱情应该是一件很复杂的事。」我说

作者:admin    新闻来源:www.fafuoc.com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08-09
  • 上一篇:《一个少年的梦——京瓷的奇迹》

  • 下一篇:《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
  •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院长信箱 | 版权申明 | 关于我们| 价格服务进校园

    地址:福建省福州市琅岐区龙鼓度假村1号  邮政编码:350017 联系电话:83909906 83909903 传真号码:83606888
    Copyright 2005 东方学院 制作.维护:东方学院网络小组  网站备案号:闽ICP备07005638号